12博官网

这种尴尬似乎大家都已经习惯

这种尴尬似乎大家都已经习惯

15日西班牙队与葡萄牙队的这场世界杯小组赛,到场的中国球迷超出想象。在一只蚂蚁二手市场,有大量的世界杯周边产品售卖,价格比官方商店便宜得多,在向店家询问为何这么便宜的时候,店家都会给出一个讳莫如深的笑容,然后问上一句,chinese?chinese?作为俄罗斯注明的度假胜地,索契的海边,也到处都是来自浙江义乌出品的泳装等游泳物品。

中国制造已经成为世界杯期间莫斯科的一大景观。当然了,这次来的记者也很多,除了持证记者之外,还有大量的非持证记者、主播,或者各个行业的旅游达人来到现场报道,记者所在的企鹅号报道团,就有接近30人的报道规模,其中除了体育之外,还有泛文体领域的kol作者。只是,由于国足并未出现,中国记者们的处境都比较尴尬,世界杯揭幕战开赛之前,一名中国记者与一名阿根廷记者在抢位时发生冲突,中国记者遭到阿根廷记者奚落,“你们的国家队世界杯都没出线,为什么还显得这么神气啊?”也许,只有同是天涯沦落人才会惺惺相惜,就如同一个印尼记者在圣彼得堡的媒体中心跟我同事南楠的对话一样。在菲什特球场,到处都是说中文的观众,有球迷粗略估计,这场比赛中国至少来了一千余名观众。德国队与墨西哥的比赛,在卢日尼基球场门口遇到了正在清点人数的陆一鸣,这次他所在的体育旅游公司,单一场比赛,就带来了接近200人的中国球迷。

而他这样的公司,这次来的有很多很多。我们在当地的向导老蔡介绍,世界杯决赛的门票中国球迷的购买力强劲,单他本人都帮来自国内的朋友买了6张票,面值60万卢布的票几乎被一扫而光。在斯巴达克球场,一名来自四川遂宁的球迷特别抢眼,他举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花了30万来莫斯科,需要球票”,询问才得知,他给朋友做了担保人,由于他的朋友一直没有还款,他也被列入了“老赖”的行列,在卢日尼基球场遇到了来自上海的小谢夫妇,他们是来度蜜月的,旅游计划是绕着东欧走一圈,看几场世界杯。某赞助商的员工张哥,本来是没有在这次派遣的名单中的,但他自己自费前来看球,在赛前还在展台上忙碌,并且将他支持的国安队的围巾带到了球场上。德国和墨西哥的比赛,在记者前方有一排来自石家庄的球迷,他们把永昌的围巾披在了身上,而拿着中国联赛球队标识的球迷,无一不受到当地球迷的欢迎。阿根廷与冰岛的比赛,记者在媒体中心等待waiting list名单的公布,墨西哥记者Evangelista拉着我不断表达他对中国和中国足球联赛的热爱。

甚至邀请记者在当天到他们的演播厅做一个访谈节目,几个巴西球迷,看到记者穿着一件绿色衣服后,主动过来问是否来着中国,在得到确认的答案后,高兴地说,“我们知道绿色是国安的颜色,我们的奥古斯托就在那里。”而哥伦比亚球迷,也会热情地跟我讨论“gio的世界杯梦想彻底没了”。中国的志愿者也是一大阵营,其中包括被称为最美志愿者的四川小姑娘徐琛,他是莫大的学生,这一次跟他一样成为志愿者的中国留学生超过百人,他们的存在为大量不熟悉俄罗斯和俄语的国人提供了很大帮助。除了球迷,这次几个中国的赞助商,都在球场外抢尽了风头,每个比赛场的外围,到处都是他们的展台,比赛时led广告牌也随处闪过中文的广告字眼,如果单看广告牌,这会让人很恍惚的觉得,这是一场国内比赛。莫斯科著名的大街阿尔巴特大街,最大的led屏幕,也被一家中国手机商的广告占领。

还有大量并不在赞助商行列的中国企业,用各种方式在进行世界杯营销。阿根廷与冰岛的比赛,一群某酒厂赞助的小孩出现在现场,他们是通过选拔层层选拔后得以来到莫斯科的,而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在赛前站在场地上,现场DJ挨个念出他们的名字。只有7岁的小张来自成都,他原想与梅西合影,只可惜愿望落空。无法乘坐飞机,为了看世界杯,他支付了30万的还款后,才得以来到莫斯科。

赶快当第一个评论者吧!

尽情畅言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